看上去很美好的共享超市 在郑州“水土不服”?

搜狐焦点平顶山站 2019-03-27 08:44:56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新闻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

想象一下,去楼下小区超市购物时,别人买可乐需要3元,而你只需2.4元;别人买牙膏得十几元,而你只需几元钱……用进货价买东西,是不是有点“小爽”?如今,这种“小爽”已经走进现实,郑州街头就有这种共享超市——每月拿出约30元的会员费,就能享受“裸价”拿到商品的优惠。

想象一下,去楼下小区超市购物时,别人买可乐需要3元,而你只需2.4元;别人买牙膏得十几元,而你只需几元钱……用进货价买东西,是不是有点“小爽”?如今,这种“小爽”已经走进现实,郑州街头就有这种共享超市——每月拿出约30元的会员费,就能享受“裸价”拿到商品的优惠。

不过,这种模式进入郑州不到一年,却惨遭“滑铁卢”,两家店面纷纷选择退出,面临“还没怎么开始,就已经结束”的尴尬局面。

但即便如此,即将退出加盟的超市老板仍对这种模式十分看好,业内人士也坦言,现阶段,共享超市还不成熟,但满足一定条件后,还是有一定前景的。

郑州有种共享超市,可以用进货价买东西

苏女士家住郑州市玉凤路某小区,前几天,她在家附近突然看到了一个醒目的招牌,店名后面写着“共享超市”几个大字,“听说过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共享超市是什么?出于好奇,我便进店瞧了瞧。”苏女士说,她进店后发现,大部分商品标签上都打印着普通价格和会员价格,会员价格便宜很多,不过,想使用会员价格买东西,得办理会员卡,每月交钱。

3月25日,河南商报记者来到了苏女士口中的这家位于玉凤路与商城路交叉口附近的共享超市,发现这家超市就位于附近一小区楼下,里面卖的有烟酒、蔬菜、牙膏、洗面奶、饮料等各类商品,会员价确实比普通价便宜许多。以大家都知道的可乐为例,普通价格一般为3元,而这里会员价为2.4元。

据店员介绍,他们这里的会员价都是进货价,若想用会员价买东西,得先办理会员,每月约30元(一天一元钱)。不过,现在因为系统升级,无法办理。

店主看好共享超市,却不打算再做下去

为什么要开这么一间超市?这种模式盈利如何?带着疑问,几经辗转,河南商报记者联系到了该店店主程国立。

程国立说,去年4月份,该共享超市河南运营商找到他们,聊起了共享超市的事情。在北京和郑州都开过店,有着二十多年零售经验的程国立立刻感到这种模式不错,“相当于每天花一块钱,就能用进货价买到东西,多实惠啊。对我们来说,不但能赚会员费,会员还能拉动周边更多顾客,带来人气,很不错。”

说干就干,经过两个月的筹备,程国立缴纳了数万元加盟费,该共享超市玉凤路店正式开门纳客。当天,就有数百人前来咨询,100多人办理了会员。

不过,事情的发展与程国立预想的并不一样,“河南运营商后期的维护做得不好,软件方面,首先,他们没有专业的人来培训,都是我们自己在摸索经营;其次,每次有商品上架时,以前还能用手机扫描,现在得去电脑旁扫,还要手动输入商品名称、库存等信息,一件商品就浪费几分钟时间,需要专人去做, 浪费人力成本;还有,在本地的宣传不够,知道的人太少,我们这里会员最多时,也就200多人,做不下去了。”

程国立说,现在他们已经不再办理会员了,之前的会员到期后,他们便会撤下牌子,不再加盟该共享超市。不过,即便选择不再加盟,他仍对该模式十分看好,“西安那边就做得不错,他们已有四五十家加盟店了,规模大了后,他们可以统一从厂家进货,价钱能压得更低。河南这边其实也可以好好做的。”

共享超市为何在郑州做不下去 企业:运营商经验不足

其实,做不下去的不仅仅只有程国立。据程国立介绍,他是郑州第一家开这种共享超市的店主。

第二家位于长江路郑密路附近,日前,河南商报记者来到该店时发现,店铺大门上贴着“出租转让”的字样。店员表示,他们已不再办理会员了,问及原因,店员表示,他们不太会运营这种模式,做得不好。

除了商家对这种模式“陌生”,不少消费者也存在疑虑,有附近居民表示,“万一商家不做了,我们的会员费怎么办?”

对此,该共享超市河南运营商相关工作人员表示,这种模式对消费者来说,价格优惠,而且就在小区楼下,比较便捷,同时,他们对加盟的店家也有一定要求,比如要满足在这里已开店3~5年的要求,这也是为了给消费者一个保障。

谈到郑州区域的店家经营状况为何不好时,该工作人员表示,该模式在西安、重庆等地都经营得不错,如西安已开店40多家,有的店面光会员人数就超过千人,“一个一二百平方米的小商超,能有上千个客户意味着什么?仅会员费每年就可达36万多元。”她称,郑州这边运营不佳的主要原因,与运营商经验不足有很大关系,下一步,他们会整合资源,加大对郑州这边的服务。

观点

这种“裸价”销售模式对传统销售行业伤害大

对于共享超市,河南省快消品行业协会秘书长李宗政认为:该经营属于“新零售”范畴,采用的是“裸价”销售的模式。其实,早在2017年,他们协会就提出过类似概念,有协会的支持,能快速取得消费者的信任,另外一方面,也能实实在在拿到“裸价”。但当时没做,主要是考虑到时机不成熟。

李宗政说:“想运作这个,首先需要一个强大的团队。技术方面需要人,还得有人去做地推,宣传出去。另外,如果这个真做出来了,对传统销售行业是一个很大的伤害。因为一旦‘裸价’销售了,所有人都知道了产品的终端价格,谁来保证二级代理的利益?那么就可能导致二级代理控制货源,向一级代理反映问题。还有就是信任度的问题,为什么你说这个产品是2.4元就是2.4元呢?我把会员费交给你了,你会不会下个月就不经营了?这些都是要解决的问题。”

在李宗政的印象里,“新零售”还没达到共享的程度,需要社会体系更加完善后才行,但他也表示,如果该模式的商业闭环完成了,共享超市还是有一定前景的。

那么,需要满足什么样的条件呢?李宗政称:“比如,要有机构或者企业‘背书’,让消费者能够信任;能做到从源头直采,拿到最低的价格;有丰富的快消行业经验,能调配各种资源。”

来源:河南商报

声明: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除焦点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焦点立场。